省去了很多中间环节

刘方认为,各省药政部门领导应该重视儿童药的遴选和供应,尽快将国家卫计委对儿童药在采购、使用中的扶持政策落地,并且发挥国家卫计委儿专委、行业学/协会中儿专委的力量,为各省挂网增补工作提供更详细、专业的建议。另外,上海在这方面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,即儿童专用药真正是不需要招标,采取备案管理形式,生产企业直接与医院对接。这样一来,只要是临床亟需的儿童药,医院可以第一时间联系企业,保障儿童临床用药需求,省去了很多中间环节。

比如审批,亚宝药业集团公共事务部总监刘方表示,虽然目前cfda已经针对临床急需儿童用药制定了优先审评审批品种的评定原则,这只是临床儿童药需要扶持的一方面,很少的品种能够走到这个绿色通道上,现有已上市的儿童用药在口味调整、剂型增加、规格调整、处方药转换非处方药等方面都有很多需求,而这些问题可能还没有引起决策者的关注和重视。

再比如招标中对儿童药品的利好政策,儿童药直接挂网在省级招标采购工作中还没有彻底落地。从刘方所在企业招标部门反馈来看,很多省仍然只是挂出了国家之前列出的几十种示范用药,其中儿童中成药18种,化学药40多种,这对于2.2亿儿童的需求来说是远远不够的,需要各省去增补。对于国内大多数省份的招标采购部门可能遇到的问题是:一是没有足够的人力再组织儿科产品直接挂网品种的增补工作,二是没有成熟的儿科专家资源。大部分省份儿童药直接挂网工作基本处于停滞状态。同样的,雷后兴委员表示,虽然取消了差比价和一品双规的限制,但是各省还没有完全落实。

因为儿童药的问题从审批、生产、进入医院、到纳入医保,涉及到卫生部门、食药监部门、人保部、工信部等多部门的联动,要让政策成功落地,在沟通机制上亟待一条绿色通道,范浩信表示。

国家卫计委儿童用药专家委员会日常工作负责人范浩信认为,药品不同于其他普通商品,审批后并不能马上能投入生产。从优先政策的出台,到真正使用在患者身上,中间还需要一个过程。现在优先审评的儿童专用剂型,优先针对的也是一些儿童临床急需的药品。